第10章 罪与罚

这天刚到学校,陈梦莹就在桌洞里发现了一封情书,她不用打开就知道又是胡建林送来的。

陈梦莹被安排跟朱春秀一桌,她俩坐在一起简直成了鲜明的对比,一个是白天鹅,一个是丑小鸭。

林峰想那时胡建林和陈梦莹之间是不是发生过什么故事,这会不会是他们多年后再次相遇结婚的原因?

但不久之后他又从朱春秀一个同学那里打听到了一个息,给这个故事又增添了一层神秘色彩。

据这个同学讲,那天陈梦莹被朱春秀打了后,一个人哭着跑出了教室,半天也没回来,这个同学担心陈梦莹想不开,便打算去安慰安慰她。

“你查到这个客户是谁了吗?”

宋小峰可能是说的太多了,看着有些疲惫,喘了口气说道:“我当时心中跟林队长有同样的疑惑,所以给韩国那边传真过去两张照片,分别是胡倩和朱春秀的。”

在宋小峰不断的提示下,这个护工终于想起了那个满脸雀斑的女孩。

林峰听到这里,总感觉这个故事后面还另有隐情,离他要寻找的答案还很远。

这时几个年轻男女骑着单车,大声欢笑着从林峰身旁经过,林峰郁闷的心情突然开朗起来。他不再纠结案发那晚,在地下通道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了,罪恶已经受到了惩罚,有些真相还是不要揭开的好。就像胡建林宁死也不愿还原当年的真相,那样只会揭开带血的伤疤。

胡倩失踪后,胡建林就辍学去外地打工了,这么多年一次陵县也没回过,他把妹妹的失踪怪罪在了父母身上,两位老人从那之后郁郁寡欢,多年前就先后离开了人世。

林峰当时在看守所时,也听胡建林说过这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不过现在他有些明白了。

一般追求陈梦莹的人被她拒绝几次之后,也就死心了,可是这个胡建林有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顽强精神,陈梦莹每个星期都至少会收到他一两封肉麻的情书。

她们之间的撕打,在朱春秀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给了陈梦莹一个响亮的嘴巴子后,戛然而止。

从宋小峰那里出来时天已经黑了,林峰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他心中的故事拼凑得越来越完整了,但他却感觉越来越压抑。

陈梦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屈辱,当时她想死的心都有了。

两年前,万安私事物调查所来了一位贵客,远鹏集团总经理胡建林,宋小峰亲自接待了他。

胡建林让宋小峰帮他寻找一个人,他有个妹妹名叫胡倩,十多年前,在他还上高中的时候,突然失踪了。

华灯初上,整座城市被点缀的分外美丽,只是又有谁能知道在这美丽之后隐藏着多少罪恶。

“是胡倩失踪的第二天。”宋小峰一脸神秘地说道。

后来这个同学在实验楼拐角处的台阶上发现了陈梦莹,她坐在台阶上捂着脸不停地哭泣,在她旁边还站着一男生在不断地安慰她,让她不要跟朱春秀那个丑八怪一般见识。

在情书的最后还约她今天下晚自习后,在花坛东边的月亮下见面。

胡建林只给宋小峰提供了一张妹妹胡倩的照片,和她失踪的时间,就再也没有其他的线索了。

这时班上还没来几个人,她趁人不注意,把情书放进了同桌朱春秀的桌洞里。

杨军的态度让林峰很是意外,他一时竟不知从何问起了。林峰隐隐觉得杨军说的话都是事先有人告诉他的,包括第一次见面审讯他时。

陈梦莹的家在市里,据说家里非常有钱。她放弃市里优越的读书条件,来到了一个偏僻的小县城,是因为她姥姥家在这里,她从小是在姥姥家长大的,对姥姥的感情很深。为了天天能见到姥姥,她不顾父母的反对,执意来到这里读高中。

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林峰不由得紧张起来。

宋小峰说胡建林两年前找到他,让他帮忙调查一件事情,直到前不久他才查到一些眉目,可惜胡建林已经死了,有些事情已经无法证实,这件事可能永远也得不到真相了。

宋小峰说,那时胡建林被关在看守所里,不允许被探视,他便再次赶到了陵县,这次他在那里一待就是一个多月。

可那时朱春秀还处在比较单纯,幻想的年纪,立时被眼前巨大的喜悦冲昏了头脑,她日盼想的事情终于实现了。

宋小峰摇了摇头道:“这封信是从韩国寄来的。”

家人报了警,可是警察查了好几个月也没一点消息,直到现在近二十年过去了,胡倩是死是活都成了迷。

可就在三个多月前,他突然收到了一封信,里面是一张颜色已经发黄的老报纸。宋小峰翻了翻,看到一篇新闻用红笔做了标记,格外显眼。

林峰忍不住问道:“你查那封来自韩国的信了吗?”

至于朱春秀为什么会悄无声息地离开,还去韩国做了整容,宋小峰就不得而知了。

“朱春秀!”

宋小峰说如果胡倩当年真的没有离开陵县的话,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还一点消息都没有,恐怕已经不在人世了。

“她是谁?是不是小梅?”

“胡建林到底让你调查什么事情?”宋小峰的话引起了林峰极大的兴趣。

“林队长真对不起,你问的这些我都不知道。”

在朱春秀刚升入高一,开学还不满一个月的时候,她们班转来了一个名叫陈梦莹的女生。

宋小峰说据他的了解不是,陈梦莹在陵县一中就像个公主一样,家里有钱,人又长得漂亮,当时有很多男生追求过她,其中包括胡建林。可是陈梦莹非常的高傲,根本不把这些追求者看在眼里。

林峰道:“你不要多心,我这次不是以警察的身份来找你的。”

“不错。”

“也就是说报上新闻发生的时间和胡倩失踪是同一天?”

新闻的内容很短,讲的是一天晚上陵县某处民房发生了灾,一个刚上高一的女孩被烧死了,这个女孩的命运很苦,就在她被烧死的那晚,和她相依为命的母亲因病在医院里也去世了。

万安私家事物调查所在一条偏僻的巷子里,只有一间不到十平的办公室,但名号却很响亮,据说这里的经理是个很有本事的人。

宋小峰从报纸上的那个新闻查起,查到了被烧死的那个女孩名叫朱春秀,最让他感兴趣的是,朱春秀当年也在陵县一中读书,跟胡倩和陈梦莹是同班同学。

陈梦莹的姥姥家是陵县的,高一时陈梦莹在陵县一中读了半年的书,跟胡倩在一个班上,后来她就回了市里,没多久就出国留学了。

万安私家事物调查所?林峰听这个名字有些耳熟,他忽然想起,在命案发生后,他们对胡建林进行调查时,发现他跟这个私家侦探机构有联系,后来没发现这条线索跟案子有关联,就放弃了。

朱春秀的家跟胡建林的家隔了两条巷子,离得不算远,他们的父辈都认识,也算老街坊了。

当她看完这封激情四射的情书后,脸热得发烫,尤其看到落款是胡建林后,更是激动得无法呼吸了。

出事的前两天朱春秀的母亲又住院了,这次病情比以往每次都要重,朱春秀白天上学,晚上去医院照顾母亲,那段时间比较疲惫。据事后调查人员说出事的当晚可能是因为她太累了,那台老旧的电暖器短路走火她都不知道,最终引发了大火。

“后来你是怎么调查的?都查到了什么?”

可当宋小峰把这个消息告诉胡建林的时候,胡建林立刻就给否定了。他说胡倩是有些叛逆,但还没到跟家人决裂的地步,她更没胆子去那么远的地方,胡建林怀疑妹妹当年可能都没有离开陵县。

“不错,我费了好大劲才联系上这家整形机构的负责人,说这封信是他们那里曾经的一个客户委托他们寄出来的。”

她刚要把这封情书扔进垃圾桶,突然灵机一动,想自己何不戏耍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穷小子,看他以后还敢不敢纠缠自己。

转学三个多月之后,陈梦莹都记不清有多少男生追求过她了,但其中有一个人却让她印象深刻,也最让她厌烦,这个人名叫胡建林,是个高她一年级的男生。

如果朱春秀能理性地分析一下的话,很容易能发现其中的端倪,胡建林平时见到她都是待答不理的,怎么会突然给他写情书呢?

即使再丑的女孩也有向往爱情的心,朱春秀也不例外,她从小就很仰慕胡建林这个帅气的邻家大男孩。等她到了青春期后,这种朦胧的仰慕变得越发清晰,朱春秀深深地爱上了胡建林,但她知道自己的条件,只能把这份爱深埋在心底。

宋小峰远赴陵县,胡建林的父母已经不在人世了,他走访了胡家的一些老街坊,得知胡建林和他的妹妹胡倩从小感情就非常好,只是这两个孩子都有些叛逆,经常惹父母生气。

一些人对胡倩的失踪还有些记忆,她失踪那天因为一些事又被父母责骂了一顿,她一赌气就出去了,晚上一夜没归。家人也没放在心上,因为这种事以前也发生过,每次胡倩离家出走都是去同学或好友家过夜,第二天气消了就回去了。可是第二天一直到放学家人也没见到胡倩,这才着了急,跟她经常来往的那几个好朋友一打听,结果从昨晚到现在谁都没见过胡倩。

杨军道:“林队长不要动怒,你的这些问题我真的不知道,这件事我已经看到了最完美的结局,其他的我就不关心了,林队长要想把这个故事拼凑完整,不妨去一个地方试试。”

那晚朱春秀和胡建林见面的情形可想而知,胡建林惊讶过后是无比的愤怒,他认为自己受到了极大的侮辱,把朱春秀从头到脚骂了一遍。

杨军道:“我不知道,是她临走时让我这么跟你说的。”

为了接近胡建林,朱春秀经常去找胡倩玩,或一起做作业。从某种角度讲,越平凡的女孩越容易交到朋友,一来二去,朱春秀和胡倩成了很要好的朋友。

“韩国!”这让林峰有些吃惊,他马上想到宋小峰刚才说年初的时候,他查到在胡倩失踪的那年,有个来自陵县的女孩从丹东偷渡到了韩国。

“那你能不能告诉我,如果胡建林不是真正凶手的话,那他为什么不为自己争辩,甘心认罪呢?小梅那个女人到底在这个案子中扮演了什么角色?胡建林跟陈梦莹之间有什么秘密?”

宋小峰说胡建林让他查的这件事根本无从查起,要不是他出的佣金丰厚,宋小峰根本不会接这个活。

胡建林的老家在本市一座偏远的县城,陵县。

林峰有些怒了:“你耍我?”

朱春秀这个名字给人感觉应该是个漂亮的女孩,但实际她长得并不漂亮,而且脸上有很多雀斑,从小就是同学们嘲笑的对象,还被人起了个外号,叫满天星。

“我也是一颗棋子,只是我早就知道,而你不知道,我甘心成为一颗棋子,而你不甘心。"

林峰整个身子好像被电击一般,当宋小峰说到整形机构后,他的心里就有了这种猜测,可当从宋小峰嘴里听到答案后,巨大的震撼还是一时让他无法承受。

今天听宋小峰这么一说,看来他们两个的渊源从高中时就开始了。

林峰很好奇,是什么事查了两年多都没查到真相,他认为私家侦探干的都是琐碎无聊的事情。

“什么地方?”

“那是谁杀的?”林峰脱口而出问道。

胡建林不急于问了,继续听宋小峰讲故事。

就在这个人喋喋不休地说着的时候,陈梦莹突然从台阶上站起来说,如果朱春秀死了,她就答应做这个人的女朋友。

功夫不负有心人,就在今年年初,宋小峰通过特殊渠道得到了一条消息。在胡倩失踪的那年,有一个年轻的女孩从陵县来到了丹东,这个女孩找到了一个蛇头,不知她用了什么办法,这个蛇头竟然答应免费帮她偷渡到了韩国,从时间上推算和胡倩失踪的时间吻合。

陈梦莹想了半天,终于想到了一个她自认为好玩的办法。

林峰突然有些明白小梅在车站,送给他的那副破茧成蝶的连画的含义了。

陈梦莹这个骄傲的公主怎么会向一个她根本瞧不上眼的丑小鸭道歉呢?

这件事越来越让林峰感兴趣了。

林峰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这样的画面,一个自卑绝望的女孩孤零零的走在街上,在她最脆弱的时候看到了人性最丑陋的一面,她的精神世界彻底被击垮了。她痛恨自己的样貌,不但得不到爱,还要成为别人嘲弄的对象,她痛恨自己的无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最亲的人离自己而去。

“整形机构?”

林峰问宋小峰,胡建林和陈梦莹高中时是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

“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只知道她对我有恩!”

宋小峰道:“查了,这封信是从韩国一家整形机构寄出的。”

没办法宋小峰只得继续调查,他也是个爱较真的人,这件事查了这么长时间,他憋着劲要把事情弄个水落石出。

“万安私家事物调查所。”

第二天朱春秀知道了是陈梦莹戏耍她,便找陈梦莹理论,让陈梦莹当面向她道歉。

时间过去了这么久,这件事根本就无从查起,宋小峰本不想接,但架不住胡建林给的报酬太有诱惑了,宋小峰便硬着头皮接了。

林峰见到了万安私家事物调查所的经理宋小峰,宋小峰三十多岁,身形偏瘦,看着精明干练的样子。

林峰说明了来意,希望知道宋小峰跟胡建林之间有什么业务往来?

宋小峰犹豫再三才说道:“林队长,本来我应该为客户保密的,但现在雇主胡建林已经死了,他的事又涉及到了刑事案件,我就告诉你吧。”

林峰阴沉着脸道:“从始至终我都是你们这个局里一颗棋子对不对?”

没几天陈梦莹就收到了好几封情书,追求她的男生越来越多。

朱春秀的美梦瞬间支离破碎,她当时恨不得自己能从地球上消失,默默地哭了很久很久。

林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那里能得到答案?”

这天下班后,林峰来到了杨军上班的房地产公司。如今小梅消失了,陈梦莹移居到了国外,也许只能从杨军口中得到一些真相了。

通过调查宋小峰了解到,当年朱春秀的家庭比较困难,只有母亲跟她相依为命,两个人住在一间不到十平米的平房里。

杨军道:“没关系,我知道林队长是个执着的人,为了让你以后不再纠缠我,想问什么就问吧。”

“知道报纸是谁寄来的吗?”林峰隐约感觉这篇老新闻跟胡倩的失踪有某种联系,光从时间上看不由得不让人产生联想。

上课时朱春秀才发现了桌洞的情书,她从粉红色的信皮上猜到了里面是什么,她当时心就跳成了一个,长这么大她还是头一次收到这么有诱惑力的东西。

这个同学认为陈梦莹当时说的是气话,见她有人陪,而且两人还说起了比较隐私的事情,怕被发现就急忙走了,跟陈梦莹在一起的男生,这个同学也认识,正是胡建林。

“那晚发生在地下通道里的事永远是一个秘密,林队长就不要再纠结此事了。”

这件事发生后的第二天,朱春秀就在那场大火中丧生了。

宋小峰讲到这里,这个悲惨的故事好像跟胡倩的失踪扯不上关系,但他认为那封来自韩国的信绝不是无缘无故的,于是他对朱春秀又做了详细的调查,结果查到了朱春秀跟胡建林还有些关系。

两个人的争吵不断升级,最后竟动起了手,陈梦莹不会打架,在她脑中都不知道打架是什么概念,在朱春秀这个在巷子里跑大的孩子跟前自然是要吃亏了。

女孩在大火中看到了重生,这也许是上天的安排,让她跟丑陋无能的自己说再见。

杨军道:“我还是先来回答林队长心中最想知道的疑问吧,高鹏真不是我杀的,如今胡建林已经被执行死刑了,我没有必要说谎。”

这让陈梦莹烦恼不堪,她是个高傲的公主,怎么会看上这个小地方的男生呢,她心中的白马王子只活在童话中。

胡建林每次给陈梦莹的情书,抬头称呼都是亲爱的公主,朱春秀也没看出异样。

朱春秀的母亲长期身患疾病,到她上高中的时候,病情越来越重,隔三差五就要入院治疗。

宋小峰继续说,胡建林否定了他查到的那条线索后,调查又陷入了僵局。

“林队长这件事说来话长,你就当作一个故事来听吧。”

宋小峰分析那晚胡倩离家出走后,碰上了朱春秀,胡倩就提出到朱春秀家住一宿,因为朱春秀要上医院看望母亲,就让胡倩先一个人去了她家,那晚被烧死的人就是胡倩,不然这么多年她不会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

在调查的过程中,宋小峰还发现了一些有意思的事情,当年胡倩的同班同学有个叫陈梦莹的,宋小峰一查这个陈梦莹跟本市远鹏集团董事长陈梦莹还真是同一个人。

从两年前开始,宋小峰每个月都要往陵县跑一两趟,几乎找遍了胡家认识的人,包括胡倩的同学朋友,在这个过程中他甚至帮助别人找到了两个失散已久的亲人,可就是没有胡倩的消息。

陈梦莹人长得漂亮,穿着新潮,又会打扮,她的到来使陵县一中所有男生眼前一亮,很快就被评为了校花,成了所有男生心中的女神

好不容易盼到了下课,朱春秀心怀忐忑地找到了一个没人的角落,打开了那个粉色信封。

“是谁?”整间屋子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林峰有些害怕宋小峰口中的答案。

房地产公司下班晚,杨军对林峰的到来并不感到意外,好像早就知道他要来似的。

宋小峰说他后来又到陵县做了调查,当年因为经济原因,朱春秀的母亲住在一家不正规的小医院,如今这家医院早就被取缔了,他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当年在这家小医院上班的护工。

林峰听到这里打断了宋小峰,他一直怀疑胡建林跟陈梦莹之间有什么秘密,通过跟陈梦莹的几次接触,他感觉陈梦莹不是一个能看上穷光蛋,制造浪漫爱情的人。

陈梦莹被打傻了,甚至忘记了疼痛,她是在罐中长大的公主,在她的记忆中这还是头一次挨打,而且是被一个她瞧不起的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

护工说那晚那个女孩在医院待到夜里十一点多才离开,不知发生了什么,女孩看样子很伤心。那时女孩的母亲已经昏迷不醒了,女孩坐在床前一句话也没说,当晚女孩的母亲就过世了。

胡建林被判刑后,允许探视了,宋小峰到监狱找过他,跟他说了调查结果,可胡建林整个人就像傻了一样,一句话也不说,宋小峰要走的时候,他突然自言自语说了句,我已经找到她了。

胡建林说他早就有这种心理准备,可就算妹妹死了,他也要知道妹妹是怎么死的,死在了什么地方。

“报纸是哪天的?”因为说到了陵县,林峰不由自主地问道。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