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死亡的流浪汉

“那张经理还记得是谁买走的这枚戒指吗?”

林峰点了点头,从兜里掏出那枚钻戒问道:“张经理请你看看这个戒指是不是出自你们珠宝行?”

女店员介绍道:“两位警官,这位是我们珠宝行的张经理。”

林峰终于站起了身,他走到流浪汉对面的地方,在地上仔细搜寻起来。

他刚才一听有警察找他,心里就开始犯嘀咕,前阵子他敲了一个暴发户一笔竹杠,不会是犯事了吧?竟然惊动了刑警队的人,刑警队的队长都亲自出马了,这个暴发户的背景还真大,他心里不禁后悔自己行事太草率了。

张经理看过林峰和郝明治的证件后,热情地把二人让到了经理室。

如今线索只有这枚钻戒,但是这枚钻戒到底跟命案有没有关系,林峰心里也没底,也许就是谁恰巧丢在那里的,他决定去拜访一下大名鼎鼎的胡建林。

张经理说完后迟钝了一下,接着说道:“两天前还有一个人来打听过这枚戒指。”

郝明治问道:“你们经理在吗?”

没一会的功夫,一个三十左右岁,戴着眼镜的男人跟着女店员从里面走了出来。

林峰是早上五点多得到的消息,等他赶到时,案发现场已经被封锁了起来,案发地点在一个地下通道里面。

张经理从林峰手里接过钻戒看了看,很快就肯定的说道:“不错,是从我们这里卖出去的。”

张经理摇了摇头说道:“这枚钻戒做好后,是胡建林本人亲自来取的,他把戒指送给谁我就不知道了,他没跟我说。”

“队长,你在找什么?”一个手下问道。

林峰把钻戒捡了起来,放到眼前仔细端详,他想钻戒的主人应该是个很漂亮的女人吧。

林峰却是很平静,据他多年办案积累的经验,有些案件进展的越顺利,往往离真相会越远。

一个手下跟林峰大致讲了案情。被害人是个流浪汉,遇害时间初步判断是凌晨左右,因为是深,地下通道里过往的人寥寥无几,也没有人会在意躺在路边的流浪汉,直到天微微放亮的时候,一个经常在地下通道入口卖煎饼的大婶出摊时才发现了状况,一开始她也没有在意,以为流浪汉还在睡觉,直到她把炉点燃,才注意到,在流浪汉的身前有一片发黑的东西,起初她怎么也没想到那是凝固的鲜血,否则她也不会好奇地走向前的。

谁?

“你确定这颗钻戒出自永泰珠宝行?”林峰问女队员。

“胡建林的妻子,她来问胡建林是不是从这里订了一枚戒指,当时她的样子很不高兴,想必胡建林没把这枚钻戒送给他的妻子。”

林峰没有去询问大婶,以她现在的精神状态也问不出什么。

“不知林队长想了解什么情况,只要我能帮上忙的,一定全配合。”张经理心里大大松了口气。

此刻年轻人眼中的这颗钻戒无论从个头还是品色来看,比他前两天买的那颗至少都贵重数十倍,而这么贵重的东西竟然被丢弃在了路边,难怪他会如此惊讶了。

林峰更加肯定了心中的猜测,流浪汉应该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这才会被人杀人灭口,这会不会是一起案中案?

张经理道:“想必这个人两位警官也听说过,他就是远鹏集团的总经理胡建林。”

出了珠宝店,林峰给队里打了电话,队里的人向他报告说,地下通道附近没有监控,现在还没发现有价值的线索,因为被害人是个流浪汉,身上又没有任何证件,身份确认有些困难,不过他们已经给各派出所发了协查通报。

他死前到底看到了什么?

林峰跟队员郝明治走进了永泰珠宝行,一个穿戴规整,苗条靓丽的女店员立刻就迎了上来。

“队长,这颗钻戒看样子是特别定制的,追查起来应该不困难。”最先发现钻戒的年轻警员说道。

女店员听了郝明治的话,心里反而暗暗松了口气:“两位稍等,我这就进去通报。”

流浪汉虽然死去多时,可是眼睛依然瞪得很大,林峰蹲下身来,一动不动地凝视着流浪汉的眼睛,旁边的人都不明白林峰为什么会这么盯着一个死人看,难道死人能开口说话不成?

被害的流浪汉看样子大概三十五六岁,脖子上有一道又深又长的口子,两边的肉向外翻着,已经变成了暗红色,触目惊心,就是这个伤口要了他的性命。

林峰问道:“你知道胡建林把这枚戒指送给了谁吗?”

“两位警官大驾光临,不知有何贵干?”张经理头一次跟警察打交道,而且还是刑警队的人,不免有些紧张。

林峰又问了钻戒的价格,和其他一些问题,然后便带着郝明治离开了。

“记得,这枚钻戒是特别定制的,卖出去没多少天,而且买戒指的人还是我亲自接待的。”

林峰从流浪汉的眼中看到了对生的留恋与不甘,他死前是不是看到了什么?这会不会是他被杀的原因?

在其他人都忙着勘察案发现场的时候,林峰的心头突然冒出这个想法,因为他实在想不出什么人会无缘无故地去杀一个流浪汉?

他的一个手下说可能是某个心理变态的人干的,前些天就有一则新闻报道说,一个对生活感到绝望的人想要报复社会,但他又没有杀人的胆量,于是便杀了个流浪汉来练胆。

女队员稍稍犹豫了一下,肯定地说道:“这我不敢打保票,但我能肯定,在我们这里,只有永泰珠宝行能做出这样的钻戒。”

听到年轻人的叫喊,林峰等人都围了上来,在场的大多数人都是头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到如此贵重的珠宝,纷纷发出嘘叹的声音,谁会这么粗心大意,把如此贵重的东西丢在了路边。

据周围一些商贩讲,这个流浪汉出现在这里没有多长时间,也就半个月左右,是个相当安静的人,没见他跟谁说过话。

郝明治进刑警队刚一年多的时间,他头脑灵活,办事干练,很受林峰的赏识。

林峰道:“张经理不要紧张,我们来只是想跟你了解一些情况。”

二十多分钟后,一个年轻的队员在通道边缘的一处缝隙里发现了一抹亮光,开始他以为是块玻璃碎片,等他蹲下身看清楚后立刻被眼中的东西惊得合不拢嘴了。

林峰认为这种可能微乎其微,就像中彩票大奖一样,办案要凭证据,尤其是他们干刑警的。

作为刑警队长,林峰见过很多凶杀现场,眼前的场景绝对不是他见过最可怕恐怖的,在他眼中甚至有些平常,但却引起了林峰浓厚的兴趣,熟悉林峰的人从他的表情中看出,他们的队长此刻整个身心已经投入这个案子中了。

不等女店员说完,郝明治掏出警官证在她面前晃了晃说道:“我们是市局刑警队的,要找你们经理了解一些情况。”

“在是在,不过他现在很忙,你们找他……”

“是谁?”郝明治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

此刻大婶坐在一边,身子还在不停地发抖,摊煎饼的推车倒在地上,是她在慌乱中给推翻的,和好的面撒了一地,泛着淡淡的黄色。

张经理是个聪明人,知道不该问的不问,他没有问这枚戒指是怎么到的林峰他们手里。

这个女店员每天都跟有钱人打交道,也算是见多识广,她一眼就看出林峰和郝明治不像是来买珠宝的。

永泰珠宝行位于市中心最繁华的地段,客流量不是很大,但效益却很好,因为进出这里的人都是非富即贵,不差钱,每做成一笔生意,都会有可观的收入。

“没错,这颗钻戒最少也要二十万以上,能定制这种钻戒的在我们市只有永泰珠宝行。”队里的唯一女队员说道。

这个年轻人有个交往多年的女友,再过一阵子两个人就要结婚了,前两天他花了几个月的工资给未婚妻买了颗钻戒,为了买这颗钻戒,两个人几乎跑遍了城里的商场珠宝店,这毕竟是他们人生中的头等大事,经过反复对比后才挑中了满意的,有了这番经历,年轻人对钻戒有了很深的了解,几乎成了半个行

远鹏集团是当地知名企业,财力雄厚,总经理胡建林的名号也非常响亮,林峰和郝明治确实都听说过这个人。

"两位先生欢迎光临,我有什么能为二位效劳吗?"女店员语气热情,但也有一丝戒备,目光不由自主地瞄了瞄两个男人腰部鼓起的地方,她从两个男人身上感到了一股威压,这让她有些不安,毕竟她从事的行业是有风险的,神经很容易紧张。

“线索。”然后林峰吩咐手下仔细搜寻整个地下通道,不要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加载中…